原创小说《岁魔记》未正式发表 滑稽

@Ta 2018-01-19发布,2018-01-20修改 2312点击
以前在绿林发过帖,但是后面重写了 于是摘要一段 给大家分享 第一章就长达5k多字


宇宙中,一片漆黑,四周没有光明,无穷的黑暗互相吞噬,如果说真的要有光明,那么站在那里的那个人,他就是光明。
多少个纪元了,你孤独吗?
他站在那里,向着遥远深处的宇宙深处发出一声叹息。
没有人回答,他浑身散发着微弱的光芒,闭着眼,如此过了无数个纪元,他消失了。
宇宙再无一丝光明,或许过了很久,或许只是眨眼之间,一声带着哀伤的声音在这苍茫的宇宙中回荡 "我孤独吗?"
过了很久很久。
"原来就连这叹息都提前了无数个纪元啊......"
蔚蓝色的星球,公园2019年,华夏x市x县
陈烨一人走在华灯初上的小街头,他拿着一瓶啤酒,东倒西歪,边喝边吐,一身酒气。
他苍白无力的脸上写满了悲伤,醉眼朦胧的眼睛充满了错觉,披散着头发,望着自己前面的那女孩。
"烟儿,是你吗?你来看我了吗?"
那女孩笑着,笑的很美丽,很动人,她如人世间出淤泥而不染的荷花,生在红尘中却活在尘世外。
"陈烨,我来看你了,你最近怎么变得这么憔悴了,你看你,人都瘦了这么一大圈了......"
陈烨幸福的望着眼前的这女子,狠狠将她抱在怀里。
"陈烨,你.."
"不要说话,让我静静地抱着你,再也不分开。"
李烟儿愣了愣,笑着摇了摇头没有说话。
陈烨紧紧地抱着她,他的双眼开始耸拉下来,一眨一眨的睡着了。
他躺在那灯火辉煌的城市里,那街头偶尔一个乞丐走过,在他身上翻了又翻,最后带着失望离开,偶尔一条野狗跑过来,抬起腿在他身上尿了一泡远远跑开,偶尔一位行人路过,摇了摇头呢喃着什么离开。
当第二天太阳升起时,他微眯着双眼看着那蔚蓝色的天空,那刺眼的初阳,他坐立起来,挠了挠他那满是油的头发。
"昨晚似乎又喝醉了"
叹了口气,陈烨站起身拍了拍身上的灰尘。
"昨夜春风起,佳人又相聚啊"
"哈哈"

哈哈 自古深情留不住,唯有套路得人心,接下来的内容请移步我的博客食用
开个玩笑 求友链。




"昨晚似乎又喝醉了"
叹了口气,陈烨站起身拍了拍身上的灰尘。
"昨夜春风起,佳人又相聚啊"
"哈哈"
他带着满脸笑容,一直向着前面走,走过一处三岔口,拐了个弯,走进一处小区门口,刷了刷门卡走了进去。
b栋地下室,他打开了门,租房内很是干净,被窝也没有任何一丝脏乱,一个小桌上放着一台笔记本电脑,旁边有着一张相框,里面的照片是他与一个叫做李烟儿的女孩的合照,他带着笑容,李烟儿做着一个鬼脸......
陈烨走进厕所洗了个澡出来,床上的手机亮着,上面显示着一个几分钟前的未接电话。
"义军?"
他拿起手机拨打了过去,里面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
"啊烨啊,最近怎么样呢?"
陈烨笑了笑回到 "还行,怎么才想起给我打电话呢?我们可是很久没联系过了"
"哈哈,陈烨啊,我这太忙了,所以一直没想起来,这不马上年底了吗?很多同学几年没聚了,这次我准备搞个聚会,好让大家好好聚一聚"
"这个不错啊,我也有好几年没有见到各位同学了,那你联系了他们没有啊?"
"我靠,我一人哪能搞定,好多同学的联系方式我都断了,我来找你,当然是希望你把你能联系到的同学联系一下,再大家互相传达一下,不就OK了嘛。"
"嗯,可以啊,不过这次时间地点是在哪里?"
对面传来爽朗的声音 "当然是在老家最大的那个酒店!"
陈烨愣了愣 "哦,那好吧。"
挂了电话陈烨一人坐在床边发了会呆,x县最大的酒店,就是义军他老爹的......
一个月后的某一天夜晚,陈烨开着他那便宜的奥迪TT,想了想他还是将车停在了x县的一处停车处,打了个的往x县最大的酒店 星夜大酒店奔去。
一下车碰巧的是,后面一辆哈佛h6也停了下来,车里下来了一位美女,陈烨站在路边定眼看了看,总觉得眼熟,却又不好意思一直看着人家。
"烨哥?是你吗?"
陈烨听见这声音睁大了眼。
"陈苏?"
陈苏是陈烨的堂妹,小他五六岁,他没有想到的是,自己当年离家出走六七年,就再也没有见过她们,这次竟然在这里见到了。
陈烨想了想,陈苏今年也应该有十九了,真是女大十八变啊。
"堂哥,真的是你吗?你这些年去哪了?"
陈苏小跑过来,站在了陈烨的面前,只是她双眼略有点红。
"你知不知道,这些年伯父多担心你....."
"行了"
陈烨冷着脸打断了她的话
"堂哥你...."
"在我的面前,别提他..."
陈烨缓和了一下情绪,看着眼前长大了的那个小女孩。
"你这些年怎么样,在上学还是已经工作了?"
陈苏心里叹了口气,没有再继续问下去,缓缓回到 
"今年我已经大二了。"
"嗯,不错啊,好好读书,别辜负了家人的一番苦心,将来工作也好找,工资也高。"
陈烨这句话似乎说的很是虚假,在他自己看来,他只是个初中毕业,自认自己没读多少书却还是挣了很多钱,这几年在社会里滚躺摸爬,心变了很多,打心眼里有点不屑,只是眼前的这个人是他的堂妹而已。
"嗯"
陈苏低着头,没有说什么话,这时那辆哈佛h6将车停在了一旁,一男子走了过来。
"小苏,是谁啊。"
陈烨转过头,眼前这年轻的男子,相貌很是英俊,一头短短的碎发,嘴角带着善意的笑容望向陈烨。
"啊林,这是我堂哥"
她红着脸对着陈烨说到 "这是我男朋友,叫曾林"
陈烨点了点头,习惯性的伸出手
"你好,陈烨,陈苏的堂哥"
曾林也热情的握住他的手 
"原来是小苏的堂哥,那也就是自家人了,恰好今天我要和一些朋友在这里吃饭,不如一起吧?"
曾林很是热情,陈烨还是摇了摇头,回避到 "我还有其他事,就不去了,你们去吧。"
曾林也不强做挽留,告别了一声,拉着陈苏走了进去。
"堂哥......有空就回去看一下大伯吧,祖父,祖母..几年前相继归土了..."
陈苏远去的声音传来,陈烨的手猛然的抖了一下。
"哎"
他叹了口气,一人背靠在路边的绿化树上,闭着眼......
"我的一生放荡不羁,不愿受任何约束,可唯独对爷爷奶奶,有着深厚的感情,诶。"
......
几分钟后,他向着酒店内的三楼走去,令人意想不到的是,三楼竟然被义军给包了。
"这小子,还是那样阔气。"
他站在门口,一眼望去,很多面孔,有熟悉,有陌生。来不及感慨
,一双手从背后将他的眼睛蒙住。
甜美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
"小陈烨,猜猜我是谁"
陈烨嘴角一翘,如果是别人他还真猜不出来,但是这位嘛..
陈烨猛的将那双洁白的手拉了下来,使劲的在鼻边闻了闻。
"啊,还是那熟悉的味道,一定还是那熟悉的配方,我的小辉辉,是不是你呢?"
"哼,流氓。"那双手挣开了陈烨,
陈烨一转身,看着那依旧还是非主流打扮的李林辉,她满脸怒气的蹬着陈烨
"好你个陈烨,一来就占我的便宜,死性不改。"
"我要将你邪恶的罪行,告诉给烟儿,让她....."
李林辉似乎想到了什么,嘴里的话没有说出来。
陈烨也愣了愣,随后突然的将她抱住
"让她好好修理我是吧?"
眼前似乎又回荡着那些熟悉的身影,教室内不停打闹的同学,那时候李林辉是班里的小公主,她和陈烨的感情特别好,每次都喜欢从后面蒙住陈烨的眼睛.....
"你...对不起"
李林辉弱弱的声音,她知道自己不经意间又伤害了陈烨一次。
"喂,陈烨,你小子干嘛呢,一来就霸占我们小公主的便宜啊。"
远处那酒桌上,有人发现了陈烨,大声的喊到,这声音顿时将周围人的目光引了过来。
"陈烨,几年不见,一见面就看见你和小公主搂搂抱抱,你这是何居心啊?啊?"
"好你个陈烨,读书时就不放过小公主,如今竟然还缠着她,陈烨你脸皮真够厚的啊。哈哈"
周围熟悉的声音传来,陈烨转过身,一只手把着李林辉的肩膀,两人气势汹汹的走在了高台
"怎么,我陈烨见到这十多年的兄弟,好好拥抱一下不行啊,哪像你们,整天就想着那些龌蹉的东西。"
下面传来哈哈大笑,有人笑骂他还是那样脸皮厚如山,有人则是感慨他还是当初班上的那一霸。
陈烨也上了酒桌,李林辉就坐在他的右边,左边则是他曾经的好兄弟,他叫廖阳,就如他的名一样,他看起来一身正气,相貌堂堂。
陈烨低着头,靠近他的脸 "几年不见,你倒是一点都没变"
廖阳似笑非笑,举起杯中的啤酒一饮而尽
"哦,是吗?"
陈烨点了点头 
"啧啧,你还是那么嫩"
这话似乎早在他的意料之中,转过脸,压低头看着陈烨 "你也还是那么....呵呵"
两人心照不宣的大笑了起来,廖阳身旁的义军莫名奇妙的看着两人。
"那,你们两个,又在商量什么坏事,别把旁边的小公主教坏了。"
廖阳摇了摇头没有说话,陈烨则是在一旁叹了口气
"果然啊,只有廖阳你啊"
廖阳一脸懵逼
"我?我怎么"
陈烨哈哈大笑
"只有你知我长短,也唯有我知你深浅啊"
"咳咳,你特么,差点呛死老子"
廖阳苦笑的应了一声,义军则是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两人。
"呸,流氓。"
一旁的小公主李林辉,红着脸喝了口酒说到。
陈烨转过头看着小公主
"莫非你也懂我长短?"
"哼,不理你了"
陈烨哈哈大笑,拿起杯子给李林辉满上。
"来来来,没想到咱们小公主也如此了解我,我们干杯"
说着就拿起了自己面前的酒一饮而尽。
小公主红着脸看着他喝完,也跟着喝了进去。心里却是苦涩的叹了口气
"我当然了解你,诶。"
......
酒过三巡,却是进入了白热化,许多同学都喝醉了,有的满脸不甘的抱怨着社会的不公平,有的哀伤的说着自己的不幸,有的已经结婚了,流着泪说着自己的婚后生活是如何的不幸,班里曾经的暖男,也就是义军,挨着一个个不停地安慰着。陈烨默默的看着周围,明明很是喧闹,但他的心却很是平静。
"每个人都有他的生活,都有他的圈子,也就决定了他的未来,和他未来的生活。"
小公主去了躺洗手间,她将头发散了开来,紧紧的挨在陈烨身边,增添了一丝柔情。
廖阳依旧坐在他的旁边,和对面的某个同学一本正经的聊着一些社会现象。
期间很多人在陈烨这一桌挨着喝了一圈,一桌人都笑着回应,廖阳在他耳边问了句要不要去走一圈,陈烨摇了摇头。
"我是谁?我是一班霸王,从来只有人给我敬酒。"
廖阳无语。切了一声走开了。
慢慢的周边的人少了起来,此刻已接近午夜,很多人都走了,在场的不过还有近十人,陈烨从厕所出来,不经意间看到最后边角落里还有个女同学一个人朦胧着双眼喝着酒,他走了过去,握住她那倒酒的手
"你喝多了,别喝了"
她抬起了头,看着陈烨。
"周花?"
陈烨沉默,没想到,他几乎就把这个人忘了。
"暗恋是一座空城,那城里起初只有我,后来连我也没有了。"
"哎。"
周华站了起来,对着陈烨苦涩地笑了笑,提着包包说了声再见,对着义军一桌人打了声招呼就走了。
陈烨回到桌上,到现在,就他们一桌六人没有走了。
"诶,阿满,小辉,听说你二人这几年在一起发了不少财啊,是做啥呢?"
陈烨带着好奇问到,胡阿满和胡小辉是一对学渣,也是兄弟。
"我们两人出来后就在一起做生意,如今生意不错,我们的规模也就慢慢的大了起来了。一年能挣个二三十万"
"厉害啊"
陈烨竖了个大拇指,廖阳义军也是带着惊奇的眼光。
"那你们是做啥生意"
小辉摆了摆手
"小本生意,小本生意,就是偶尔卖卖竹鼠,偶尔去乌克兰或者越南做媒,偶尔而已,偶尔而已了...."
聊了一会儿,两人也便离去,小公主趴在桌上睡着了,义军去安排房间去了,廖阳则是点燃了一根烟,此刻的他也是醉眼朦胧,红着脸也不知道发什么酒疯,一拍桌子 怒喝到 
"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可恨,可恨啊。"
陈烨也点了一根烟,没有说话,他知道廖阳的性格一直嫉恶如仇,如今的社会一定让他很是难受。拍了拍他的肩膀已示安慰。
陈烨点开了手机,从黑名单找到了那几年前拉黑的号码打了过去。
"对不起,你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摇了摇头,这时义军走了进来
"行了,你们的房间开好了,这是钥匙。"
"我们?"
陈烨愣了愣,廖阳是要回家的,他已经有了家室。就剩下陈烨和李林辉。
"对啊,你和小公主了"
义军做了个你懂的眼神,廖阳在一旁哈哈大笑了一下。
"好了,我也走了,明天见。"
说着还笑眯眯的看了看陈烨和李林辉走了出去。
"行了,别啰嗦了,你又不是不知道小公主对你的感情....."
"大家都希望你能走出来.."
义军低声的说到。
陈烨摇了摇头,带着小公主去了房间休息。
房间内,给小公主脱了鞋子,将她扶倒在床上盖好了被子。
陈烨看着她那可爱的面容笑了起来,关上了窗帘,关了灯,躺在床上望了望头顶,又侧过头忘了望电视机上,笑着走过去将上面那小小的微摄像头换了个方向,让其对着墙。。
"我靠,这陈烨太狡猾了,算了今天这戏是没得看了,睡觉。"
一所不知名的房间内,义军扫兴的摇了摇头。
......
陈烨闭着眼,脸上很是笑容,耳边偶尔传来小红主的呢喃声
"陈烨你这个流氓......"
梦里不曾花开,游子不知所归。
陈烨做了一个梦,梦里见到了爷爷奶奶和父亲母亲,爷爷奶奶依旧和蔼的看着他
"小烨啊,天气转冷了,不是叫你多穿点嘛。"
父亲母亲依然还在一起,陈烨和小他那十岁的弟娃两人站在他们身边
,一家人看起来幸福无比。
第二天醒来时,小公主正抱着他,一只脚在他的身上,整个人睡的正香。
陈烨小心的移开她的手脚,穿好了衣服,坐在了床上,身后的小公主不知道什么时候爬了起来,整个人贴在他的背上,抱着他的腰。
"我没有带吉他,不然我可以弹一首给你听"
"哦,不想听。"
身后的小公主一点也不为然。
"你的吉他比我唱歌还难听。"
陈烨苦笑,确实他的吉他是弹得真心差,因为都是自己创作的。这几年他也时常感慨。
"天下无知音啊"
"我一直没问你,你这几年过得好吗?"
"哼,要你管"
小公主喜欢撒娇,却很真实,在陈烨看来,这不是做作而是她的习惯......
"陈烨,我想和你去,只有我们两个人的世界"
陈烨没有说话,因为现在就是只有他们两个人。
......



你们也有小尾巴吗,我也有啊!
回复列表(13)
添加新回复
回复需要登录

[聊天-此处没有老虎] 暗:听歌 视频链接 Dark's blog---精品域名出售-…